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761棋牌 > 地面气象观测 >

国家气候观象台--广东电白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地面气象观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海风轻轻地吹,海浪轻轻地摇,阳光、沙滩还有小渔船。这样诗一样的画面,一旦还原到艰苦的真实生活环境和工作场景中,所有的诗情画意似乎都荡然无存了。

  电白国家气候观象台由电白国家基准气候站、博贺海洋气象观测站和近海海洋气象观测平台组成,图为海上平台。赖建明 摄

  2006年7月,经中国气象局批准,广东省茂名市气象局组建电白国家气候观象台,由电白国家基准气候站、博贺海洋气象观测站和近海海洋气象观测平台组成,是全国5个国家气候观象台试点站之一。

  电白国家基准气候站有着60多年的历史,目前已积累了较长年代的地面气象、农业气象观测资料以及大量的相关试验资料。该站是中国气象局地面观测业务开展改革调整与自动化试点工作后,全国长期保留人工观测的八大站点之一。

  作为观象台的核心组成部分,博贺海洋气象观测站和近海海洋气象观测平台合称博贺海洋气象科学试验基地(以下简称试验基地)。

  该试验基地筹建于2006年,在中国气象局和广东省气象局的组织下,由中国气象局广州热带海洋气象研究所和茂名市气象局的专家组成团队,按照“边建设、边观测”的原则,克服缺乏观测技术和相关经验的困难,建成了我国首个海洋气象科学试验基地。

  近年来,试验基地观测项目不断完善,目前主要由陆基观测站、近海海上综合观测平台、峙仔岛100米测风铁塔、30公里海面风力发电厂六要素自动气象站、100公里海面10米大型海洋气象浮标等组成。2015年11月,试验基地顺利通过专家评估。专家组认为,试验基地获取的综合观测数据,对海洋气象科研业务及相关学科的发展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填补了海洋气象观测空白,观测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18年,中国气象局将其确定为海洋气象野外科学试验基地。

  试验基地位于茂名市电白区电城镇莲头半岛顶端,三面临海,距离市区75公里,是台风、暴雨、强对流、海上大风、海雾以及破坏性海浪和风暴潮的多发区。其中,每年对其产生直接影响的热带气旋达1.6个,是我国南海区域开展台风等海洋灾害性天气观测研究的最佳地点之一。

  面朝大海,并不都是通常人们想象中的春暖花开,而是高温、高湿和高盐的海洋恶劣环境带来的繁重的仪器维护任务,是长时间远离家人的艰苦与寂寞。

  试验基地的多项仪器设备都在海上平台或无人小岛上,因此,出海维护仪器就成了站内同事的家常便饭。到最近的海上平台维护仪器时,大家需要迎着风浪在小木船中颠簸一小时,下船后还要爬上25米高的铁塔才能开始工作。晕船、胆子小点的人根本就不敢爬上平台,更不要说有时还需要像猴子般爬上100米高的测风铁塔进行维护工作。到最远的100公里外维护海上10米大浮标,单程需要一整天,常年驻守在基地的同事都是迎难而上,每次都排除万难完成维护任务,出海工作回来,个个都成了“黑炭头”。

  更考验人的是台风天气来临前的紧急维护,不仅时间紧任务重,更充满了各种危险。2018年台风“山竹”来临前,试验基地接到了去100米测风铁塔维护仪器的任务。9月14日,副站长詹国伟等三人坐着小木船,在风浪中颠簸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把小船靠在无人岛岸边,刚站起来准备下船的一位同事被一个急浪掀到水里,腿上被嶙峋的礁石刮得鲜血直流。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登上小岛,终于圆满完成了维护任务,确保仪器正常运行。

  试验基地还承担着台风过程施放科学探空气球的任务。为获取“山竹”第一手资料,詹国伟和同事杨永泉、黄辉军连续守候两天,默默等待施放探空气球的最佳时机。施放探空气球是一项非常细致的工作,特别是当室外狂风肆虐的时候,施放工作就变得更加困难。充气、护球,几个大汉小心翼翼地护着直径2米的气球一步步挪动,每次都要折腾近一个小时才能施放成功。

  试验基地以海洋大气边界层结构、海-陆-气相互作用为主要观测和研究对象,采用一系列国际通用的先进设备,组成了海洋-大气边界层结构、近海面综合气象要素、海洋环境和海气界面通量等观测系统,初步具备了从海洋到中低空大气要素的立体、连续、全天候的观测能力,成为我国南海海洋气象最重要的科学试验基地、学术交流和多学科合作窗口。以试验基地为依托,由广州热带海洋气象研究所和茂名市气象局组成的研究团队自2009年以来,共承担实施了3项国家973计划项目、两项公益性行业专项、20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20多项省部级项目的外场科学试验。

  试验基地不仅进行海洋气象科学研究,同时也筑巢引凤,吸引全国各地的科学院所、高校、企业单位前来进行相关科学研究。近年来,在基地进行了海上激光传播、海岸带地形地貌、大气波导、短波接收、风云四号卫星遥感海表温度定标等多学科的科研课题研究,为各个学科的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作用。

本文链接:http://paulturtle.com/dimianqixiangguance/37.html